升白细胞治疗全攻略,你get了吗?
2020-07-01 15:32:00  来源:科普中国  作者:邢亚兵  
1
听新闻

骨髓抑制是肿瘤患者治疗过程中最常见的血液学毒性,其严重程度直接关系患者的后续治疗强度和预后。骨髓抑制早期可见白细胞,尤其是中性粒细胞不同程度减少,严重者可出现血小板、红细胞(骨髓三系计数)同时降低。而中性粒细胞减少的程度、持续时间与感染甚至死亡风险直接相关,严重影响患者的预期疗效。本文就给大家普及下升白细胞治疗的那些事儿?

1、化疗副作用N多个,粒系(是)细胞最常受伤的那一个

基于大部分抗肿瘤药是对增殖活跃的细胞发挥强大的杀伤力而产生抗肿瘤效应,骨髓作为人体最重要的造血组织,其细胞增殖极度活跃,文献报道,正常骨髓每天可以产生6×108~4×109个中性粒细胞。当肿瘤患者接受细胞毒性药物(化疗药物)治疗后,患者骨髓的正常造血功能受到抑制,导致各种血细胞产生数量的明显减少。中性粒细胞作为白细胞最重要组成部分,在维持机体免疫力,抵抗各种感染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然而人体血液循环中的中性粒细胞半衰期只有8~12h,故化疗患者常由于外周血液中成熟中性粒细胞凋亡后得不到及时更新而导致中性粒细胞计数的减少。

2、为什么要升白细胞治疗?

临床研究报道,给予患者标准剂量的化疗方案治疗时,大多数患者可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中性粒细胞减少,其减少程度和持续时间因患者耐受性和化疗方案不同各异。中性粒细胞缺乏伴发热(febrile neutropenia, FN)是肿瘤患者化疗后骨髓抑制导致的严重临床并发症,当中性粒细胞计数≤0.5×109时,严重感染发生率约为28%,大约20%~30%的患者需入院接受治疗。当患者重度中性粒细胞减少症持续时间>7d时,其感染发生率明显增高。文献报道,FN的致死率较高,实体瘤、淋巴瘤和白血病患者中FN的致死率分别为8.0%、8.9%和 14.3%。

3、谁需要升白细胞治疗?一级预防or二级预防?

由于肿瘤类型与化疗方案的不同,以及患者自身耐受性的差异,建议对接受化疗的患者进行分层管理,对于接受高强度化疗方案的患者;化疗后预计骨髓持续时间长(>7d);粒细胞重度缺乏(中性粒细胞计数≤0.5×109)的患者,由于其感染风险增加,需及时给予升白细胞治疗,以缩短粒细胞缺乏持续时间,减轻骨髓抑制程度,减低感染风险。

一级预防:对于接受高FN风险化疗方案的患者,无论治疗目的是治愈、延长生存时间或是改善疾病相关症状,均建议其预防性使用重组人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 G-CSF(1A类证据)。

二级预防:对于患者既往化疗周期中发生过FN或剂量限制性中性粒细胞减少事件,则考虑预防性使用G-CSF。

4、“升白针”怎么用,用多久?

根据白细胞增殖规律,化疗患者粒细胞减少一般出现在化疗后7~14天,其水平呈U形变化,如果患者白细胞减少发生在“波谷”前,升白细胞治疗持续时间一般要跨越骨髓抑制最低点,直至白细胞计数恢复或接近正常计数;如果患者处于粒细胞恢复期,则可视患者情况行或不行升白细胞治疗。

儿童患者G-CSF常规治疗:按体重5ug/kg,一日一次,皮下注射。在化疗药物给药结束后24~48h开始使用,直至ANC增至5×109/L(白细胞计数增至10×109/L)以上时,停药。

婴儿、儿童和体质量低于45kg的患者,行PEG-G-CSF(俗称,长效升白针)治疗时,以100ug/kg进行个体化治疗。

5、升白细胞治疗不良反应及处理

G-CSF治疗相关的主要不良反应为轻、中度骨痛,发生率为10%~30%

。 对于G-CSF治疗引起的骨痛,一般建议给予对乙酰氨基酚和非甾体类抗炎药物预防和治疗,若疼痛难以缓解也可考虑给予抗组胺药和阿片类镇痛药或降低G-CSF使用剂量。

6、使用G-CSF(短效)和PEG-rhG-CSF(长效)经济学评价

开展的G-CSF使用11d或6d与 PEG-G-CSF 的药物经济学-成本效益分析显示,以药物价格、药品管理、FN相关的住院及随后的医疗费用、生存率等为考察指标,结果显示,PEG-G-CSF 较使用 11d G-CSF 具有显著优势,较使用6d G-CSF可能具有一定的优势。

参考文献

1、Borinstein S C, Pollard J, Winter L, et al. Pegfilgrastim for prevention of chemotherapy-associated neutropenia in pediatric patients with solid tumors[J]. Pediatric Blood & Cancer, 2010, 53(3):375-378.

2、Belogurova M B , Kizyma Z P , Garami, Miklós, et al. A pharmacokinetic study of lipegfilgrastim in children with Ewing family of tumors or rhabdomyosarcoma[J]. Cancer Chemotherapy and Pharmacology, 2017, 79(1):155-164.

3、中国临床肿瘤学会指南工作委员会.肿瘤放化疗相关中性粒细胞减少症规范化管理指南[J]. 中华肿瘤杂志, 2017, 39(11):868-878.

4、马军, 朱军, 徐兵河, et al.聚乙二醇化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PEG-rhG-CSF)临床应用中国专家共识[J]. 中国肿瘤临床, 2016, 43(7):271-274.

5、Sveikata A, Gumbrevicius G, Sestakauskas, Kastytis, et al. Comparison of the pharmacokinetic and pharmacodynamic properties of two recombinant granulocyte colony-stimulating factor formulations after single subcutaneous administration to healthy volunteers[J]. Medicina, 2014, 50(3):144-149.

标签:
责编:王玥
下一篇